中國衛生計生思想政治工作促進會

China Health and Family Planning Association of Ideological and Political work

您當前位置:首頁 > 文化建設 >
趙向輝:老公的米飯
發布時間:2018-04-12   來源:河北省第六人民醫院   作者:趙向輝  

老公的米飯

趙向輝

我生在北方,長在北方,從小吃的是用玉米、小麥、黃豆等做出來的大餅、饅頭、發糕、面條等。有意思的是,自從結婚後,我開始喜歡吃大米飯,那白白的米飯,就着各種菜肴,吃起來格外香甜。

老公也是北方人,自從曉得米飯是我的最愛之後,他很少蒸那種隻放大米的米飯,說吃起來沒意思,總是變着花樣放食材,所以蒸出來的米飯是五顔六色,各種美好的味道都在裡面。

剛結婚那陣兒,作為工薪階層,需要接濟老人,還要買房子、養孩子,經濟條件不好,老公就放普通的食材。有時是十分之一的山區小米,出鍋的時候,看起來黃橙橙的,散布在白色的大米中間,像銀海攤上的金沙,蠻有趣的,吃起來也有淡淡的小米香味。有時又是幾顆去皮壓碎的花生米,幾粒整黃豆,或者把買來的小塊紅薯切成丁,或者老家拿來的的核桃仁。

反正是各種花樣,經常有意外驚喜,雖然時有重複,但一周内絕不重樣。我喜歡的是,不管老公加入什麼食材,吃起來都有别樣的味道。老公說,除了好看、好吃,還必須保證有營養。

後來,生活慢慢變好,老公開始施展他的蒸飯功夫。有一年,他把能搜集到的,沒吃過的各種米和豆類都加了一遍,加起來有幾十種,還記錄在了我家的生活日志上。有趣的是,第一次加紫米,雖然隻有十分之一的樣子,還是把所有的大米染黑了,白米飯成了黑米飯。

打開鍋蓋的時候,老公一愣,繼而哈哈大笑起來,然後滿懷歉意地對我說,老婆,都黑了,湊活吃吧。我說,挺好啊,還沒吃過黑米飯呢。盛在碗裡一嘗,味道也是蠻香的。我便說,歪打正着,紫米的味道也不錯。

這幾年,生活水平大大提高,用老公的話說就是,物質極大豐富,各種食材堆在家裡,有時是真發愁,不過也激發了老公蒸米飯的創新潛能。


一次,父母來家裡小住,要求一頓也不吃飯館的飯。可是愁壞了我們,但也要無條件服從,因為這是個好習慣,又健康,又節約,符合勤儉持家的家風遺傳。第一餐吃白菜肉餡兒的餃子,攥白菜餡兒遺留的汁兒,被老公當寶貝收藏了起來,用容器冷藏在了冰箱裡。

晚餐,老公說吃米飯吧。我說行,普通米飯就行,有其他食材怕老人吃不慣。老公說,放心吧,即要有新意,又不能太離奇,這是原則。我望着他微微笑了。等米飯出鍋時,我聞見了一股淡淡的清香味兒,但是又看不見東西,便問老公。老公說,猜猜。我恍然大悟,是他藏起來的白菜汁兒。

中秋節,單位發福利,兩大袋子大紅棗,共十斤。我說,這可怎麼吃啊,就算每天吃,也要吃好久啊。老公說,别怕,有我呢,咱放在米飯裡。我說,是啊,這麼好的東西,以前怎麼就沒想到呢。老公把紅棗洗淨、去核,切成黃豆粒大小的丁,放進鍋裡。飯熟後,上面一層紅棗丁,散發着濃郁的香甜味道。盛在碗裡,每勺米飯都帶着紅棗丁,每口都能吃到幾粒。我在老公發朋友圈的圖片下面點了好幾個贊。

雞蛋是日常食物,但我不愛吃煮雞蛋,而炒雞蛋和煎雞蛋是不健康的做法,雞蛋羹又不好掌握火候,又是老公創出了新成果。不過,第一次試驗,他并沒有成功,像是一個雞蛋片放在了米飯上。後來,老公做了改進,先把少量水燒開,像做雞蛋湯一樣,打進放了少許食鹽的雞蛋,再放一些冷水,最後放适量大米,開始按正常步驟蒸米飯。這次成功了,米飯和雞蛋成了一個整體,就菜吃,别有風味。

老公的米飯,讓我吃出了幸福的感覺,吃出了愛的味道,吃出了生活的情趣,吃出了人生的記憶。老公說,他會一如既往給我蒸個性米飯,而且,将來,要出一本小冊子,給全世界的家庭婦男們看。


(來源:《中國鄉村》雜志 河北第六人民醫院2018.4.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