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衛生計生思想政治工作促進會

China Health and Family Planning Association of Ideological and Political work

您當前位置:首頁 > 大家論壇 >
弘揚職業精神·中國好醫生中國好護士周南:火柴光雖小,但能照亮四周
發布時間:2018-04-18   來源:健康報   作者:記者 李琳  

“你一個人的力量有限,剛畢業人脈也有限,能帶來多大的改變?”9年前,周南決定去西藏行醫時,有人這樣勸她。對此,周南習慣把自己比作一根火柴。“剛開始,我可能隻是一根火光微弱的火柴,火柴光雖然很小,但能慢慢照亮四周。而且通過成長,我能用自己的力量去影響别人。”

9年來,周南和團隊共接診6萬人次,建起西藏第一個風濕免疫血液科,填補了西藏自治區風濕免疫病的治療空白,她還在中尼邊境駐村行醫1年。這個從北京協和醫學院畢業的80後醫生把青春留在了雪域高原上。

“很多生命會因我得到挽救”

未見面時,了解周南隻能通過幾個關鍵詞——80後、北京協和醫學院8年制博士、西藏自治區人民醫院風濕免疫血液科副主任。為什麼畢業後她選擇去藏區?她在那裡做了什麼?這些問題幾乎讓每個初識她的人充滿好奇。

2007年,愛旅遊的周南來到西藏,在西藏阿裡地區南部,我國與印度、尼泊爾交界的普蘭縣科迦村,周南和當地村民聊天時得知,村裡一位大爺患肺炎,生命垂危,不知如何用藥。她了解情況後給老大爺做了診斷,并在當地藥店買到對症藥,讓老大爺轉危為安。旅途中,周南發現,在西藏的一些邊遠地區還沒有醫生。“那一次旅行,我堅定了畢業後去西藏的決心。”

當時,在北京協和醫學院學習了8年的周南,頗得導師、國内著名肺癌研究專家李龍芸青睐。李龍芸在得知周南的決定後,極力反對。“如果不是親眼看到,不敢相信西藏很多地方醫療條件那麼差,肺炎、胃腸炎就可能讓當地老百姓失去生命。”周南跟導師解釋:“北京有50多家三甲醫院,多一個醫生少一個醫生差别不大,但在西藏,很多生命會因為我的存在得到挽救。”

畢業後,27歲的周南辭别北京,加入西藏自治區人民醫院大内科,成為一名内科醫生。此後,周南開始往返在北京和西藏兩地,聯絡資源,進修技術。

2016年,作為全國住院醫師規範化培訓基地的西藏自治區人民醫院,接受全國教學查房的檢查,周南作為住院醫師規範化培訓的帶教老師被要求進行教學查房的示範。“講完之後,中國醫師協會的檢查老師跟我們說,沒想到能在西藏看到如此規範的教學查房。”這讓周南和團隊非常高興:“我把在協和受過的訓練都教給了醫院裡的醫生,我按照協和标準要求自己,也按照協和标準要求我們科室。”周南獲得了中國醫師協會2016年度“住院醫師心中好老師”榮譽。這一次,周南的故事被更多人知道了。

“如果我不解決,病人就沒了退路”

2013年4月,一名叫卓瑪的12歲藏族小女孩,再次改變了周南的職業規劃。卓瑪被确診為白血病,當時的西藏并不具備治療條件。即使周南做出準确判斷,依然沒能留住卓瑪的生命。周南忘不了女孩跟她說的話。她說,一定要救救她,她未來還有很多理想。“我當時跟她說,一定好好救她,但最後沒有實現我的承諾。”卓瑪的離世,周南很痛。她決定成立科室,不讓卓瑪的事件重演。

“面對病痛,如果你不能解決,病人是沒有退路可走的。”在西藏自治區人民醫院工作了9年,周南深知,自己所在的醫院作為西藏最好的醫院,是藏區很多患者最後的希望。這些患者推動周南,必須把問題解決。“我們不是做學術,發個文章就完了。活生生的人擺在你面前,我不敢停下來。”

周南找到自己當年的老師、北京協和醫院風濕免疫科張奉春教授尋求幫助。“當時,我覺得一個内地的高學曆人才到那裡去,很吃驚;她跟我說想在西藏開展風濕病治療,又讓我很驚喜。”張奉春說:“我跟她說,我一定幫助你把自身抗體的監測實驗室建起來。”

2014年5月,一個設施完備、診療技術齊全的風濕免疫血液科在西藏建成,徹底打破了沒有風濕血液科的曆史。周南又牽頭成立了西藏自治區醫學會風濕病專業委員會。她定期組織舉辦論壇,把内地的醫生請到西藏,加強了内地專家和當地醫生的交流,更把先進的醫療技術推廣到藏區。“現在我們白血病相關檢查都已開展,還引進了相應的藥物,這在之前是沒有的。”

周南坦言,如果在北京大醫院,上面會有很多教授指引,自己跟着走就行,現在或許還是一個在教授呵護下的主治醫師。“但在西藏,我不得不摸索着成長起來。科室裡,還有一個都是年輕人的團隊跟着我。”

“再來一次,我還是這個選擇”

“人生很多選擇,但如果再來一次,我還是這個選擇。”談及9年雪域高原上的從醫生涯,周南總愛用“充實、快樂”來形容。“這9年對我來說,真的是一個成長和成熟的過程。”

深知人才培養和人才梯隊建設的重要性,周南還承擔起西藏大學醫學院内科教學任務,年授課逾20課時。周南曾經所在的大内科,現在已經獨立發展出神經内科、腎髒内科、内分泌科等,她見證着醫院的醫療水平越來越好。“我覺得最大的成就是帶出了一個比較成熟的人才梯隊。”周南說,如果有一天自己走了,現在科室裡的醫生依舊能繼續發展起來。周南還學會了藏語,給當地老百姓看病一點障礙都沒有了。

3月初,被選為2017年最美醫生的周南回到北京錄制節目,她看望了當年的導師李龍芸。這位惜才愛才的導師,聽聞周南9年來在西藏做的事情,發自内心地為她驕傲。

“每個人的人生追求不一樣,在北京大醫院做高精尖的事情,是造福患者。在西藏,為特别基層的老百姓服務,給他們看病,也是造福患者。”這個在雪域高原上豁達、敬業、無畏的女性,從來沒有忘記自己行醫之初許下“矢志不渝、救死扶傷”的諾言。(來源:健康報2018-04-18 00:49:53